mg电子游戏娱乐平台

  • <tr id='nSt3CA'><strong id='nSt3CA'></strong><small id='nSt3CA'></small><button id='nSt3CA'></button><li id='nSt3CA'><noscript id='nSt3CA'><big id='nSt3CA'></big><dt id='nSt3CA'></dt></noscript></li></tr><ol id='nSt3CA'><option id='nSt3CA'><table id='nSt3CA'><blockquote id='nSt3CA'><tbody id='nSt3C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nSt3CA'></u><kbd id='nSt3CA'><kbd id='nSt3CA'></kbd></kbd>

    <code id='nSt3CA'><strong id='nSt3CA'></strong></code>

    <fieldset id='nSt3CA'></fieldset>
          <span id='nSt3CA'></span>

              <ins id='nSt3CA'></ins>
              <acronym id='nSt3CA'><em id='nSt3CA'></em><td id='nSt3CA'><div id='nSt3CA'></div></td></acronym><address id='nSt3CA'><big id='nSt3CA'><big id='nSt3CA'></big><legend id='nSt3CA'></legend></big></address>

              <i id='nSt3CA'><div id='nSt3CA'><ins id='nSt3CA'></ins></div></i>
              <i id='nSt3CA'></i>
            1. <dl id='nSt3CA'></dl>
              1. <blockquote id='nSt3CA'><q id='nSt3CA'><noscript id='nSt3CA'></noscript><dt id='nSt3C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nSt3CA'><i id='nSt3CA'></i>

                a 南京大學 地球科學↑與工程學院

                新聞中心

                新聞詳細

                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我和我的祖國——王德滋院士訪談錄

                發布時間:2019-06-11 瀏覽次數:30

                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我和我的祖國——王德滋院士訪談錄

                /莊子儀、彭勃

                攝影/艾宇民

                 520日校慶當ξ 天的下午,地□科院本科生黨支部3位黨員代表和1位團員代表一同前往王徳○滋院士家拜訪。在家門口,我們見到了帶著滿面和煦笑容,熱情歡迎我們的王院士。王院士年逾九旬,依然精神矍鑠,朱顏鶴發,親切和藹。

                王德滋,江蘇泰興人,1997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南京◥大學地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1946年※考入中央大學(南京大學前身)地質系,1950年畢業於南京大學地質系,留校執教。長期從事花崗巖、火山巖及其成礦關系研究,專長巖石學,尤擅火成巖巖石學,是中國巖石學主要學科帶谁掉在这石头上頭人之一〒。曾任南京大學■副校長、地學院院長、中國地質學會副理事長、中國∴礦物巖石地球化學學會巖漿巖專業委員會〓主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地質與地球物理學學科評議組召集人、《巖石學報》副主編、《南京大學學報》(自然々科學版)主編、《高校地質學報》主編等職。發表論文200余篇,出版專著、教材、譯著10余部。曾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國家教委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教育部自然科學獎一等獎等多項獎勵。

                1946年考入中央大學(南京大學前身)到今天,從學習▲到後來工作,王院士沒有離開過南京大學, 一直深深紮根在江蘇南京這片沃土上。今年恰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那麽70多年前◆的南京大學,也就是當時的國立中央大學,又曾經歷了什麽呢?

                兩度親歷愛國學◆生運動

                在王院士就讀中央大學期間(1946-1949年),經歷了兩次愛國學生運動,一次是和今天的校慶息息相關的“五二〇”學生運動,一次是解放前夕的“四一”學生運動。對於王院士來↑說,這是一段終身難忘的經歷,至今歷歷在目,記憶猶新。

                五二〇’學生運動

                 “19466月蔣介石發動≡全面內戰,同年10月,我離開家鄉江蘇泰興到中央大學讀書,那時我19歲,和你們差不多年紀。國立中央大學是民主進步的堡壘,校園貼滿了墻報,也有許多活動▃,整個學校充滿了民主進步的氣息。我在中央大學讀書期間,參加了ξ兩次學生運動。

                 1947年,我那時正讀大∏一,五月上旬的一天,在食堂對面壁報欄裏,貼出了●一張漫畫《向炮口要◣飯吃》。當時,蔣介石發動內戰,國家遭難,學生生活艱難,食不果腹,生活在炮口下,向炮口要飯吃。於是就在1947520日上午上街遊行示威,舉著旗幟,以孫中山像為前導,高聲吶喊“反饑餓,反內戰,反迫害”。那次遊行以中央大◣學(當時中央大學的校址№在今東南大學四牌樓校區內)為主體,學生基本上都參加了,還有金陵大學的學生。中央大學有三千學生,金陵大學有幾百名學生,還有上海、杭州的大學也都派了學生代表來參加,估計這個隊伍有四●千人,喊的口♀號是“反饑餓,反內戰,反迫害”,唱的歌是《團結就是力量》。遊行隊伍從哪裏出去的呢?那時國民黨政府很緊△張,派出了∮大概有一兩千人的軍警、憲兵,把校門都封住了不讓進出,但有一個小門(西門)忽略了,因而遊行隊伍就從那個門出去了。到了鼓樓,就和金陵大學的學生匯合,遊行路線沿鼓樓、珠江路、國府路(今長江路)。到了珠江◎路口,國民黨★憲兵、警察〇嚴陣以待,用高壓水龍頭沖擊遊行隊伍,警察用鐵棍毆打遊行學生,導致一百多人受傷倒地,還有№幾十個學生被捕。盡管如此,遊行隊伍仍在繼續前行。到了長江路國民大會堂(即今人民△大會堂),國民黨設了五道防@ 線(第一道是騎兵■隊,第二道是◣防護團,第三道是全副武裝的青年軍,第四道是武裝憲♀兵,第五道是機關槍隊),不讓前進。我記得很清⌒楚,面對殺氣騰騰的馬隊,當時我們就坐在▲地上。他們威脅遊行隊伍必須趕緊解散,不解█散就放馬隊沖過來,踏死了活該。盡管他們威≡脅,學生還是坐在馬路上一動♂不動,我當時也坐在地上。突然下起了大暴雨,旁邊老百姓很好,紛紛拿著傘來給學生擋雨,大家很感動。就這樣僵持了六個▆小時,大家都』沒吃飯,馬隊也沒解散,直到□ 後來國民參政會的邵力子(當時國民黨內一◇位比較進步的人士)出面與學生代表談判,談判結果是雙方各退一步。因為原本我們遊行隊伍要到國民政府(現總統府)門前請願的,現在我◤們不去了,然後馬隊也散開了。遊行過程持續了整整◥一天,這次雖然沒有到←達國民政府門口,但起到了向全市人民的宣傳作用,在全國影響很大。這次事件後,國內兩三天之內,有六十多個大中城市行遊行示威,口號也是“反饑餓,反內戰,反迫害”。

                毛主席★以新社名寫了一篇評論《蔣介石政府已在全民的包之中》。正如毛主席在文〗中所:‘中卐國境內已有了兩條戰線。蔣介石和人民解放爭,是第一條戰線在又出了第二條戰線就是大的正的學生運和蔣介石反政府之的尖鬥爭。學生運的口號是要吃,要和平,要自由,亦即反饑餓,反內,反迫害’。同時這個運動對我也是一次深刻的¤教育。五二〇學生運影響很大,中央大學是領頭羊,而後來中央大學更名為南京大學了,所以南☉京大學把一天作日。會ㄨ研究決定每年的520日都是校,今年應該117年,再三年就是120周年了。”


                四一’學生運動

                 “校社團很多,因為我是學理科的,就參加了自然科學社,從←自然科學社就了地下黨的外圍組織新青社(新民主主青年社)。三年之後,1948年下半年遼沈戰役、平津役、淮海役都快束了,蔣介石宣布下臺由李宗仁代替他。到19491月,國民黨已塗地了,三大役都打了,基本完全掉了。當很㊣ 多地下黨同誌身份都暴露了,安全起,被撤退到安全地@方去,因此,為了註入新的血液,中央大學中共支委會(地下黨)決定從新青社一些秀的青年』入黨,我就是在那時(19491月)入黨,到今年已整70年,那候我22

                此時,蔣介石已是一塗地了,解放準備渡江,淮海役也束了,蔣介石宣布退居幕後,由李宗仁代表他,當代總統(原來是副總統)。兩黨Ψ 派出和代表,國民黨妄圖以界,江以北黨,江以南國民黨。周理作中共首席代表在41日與國民黨∞行和。事是個假和■平,如果成功那真是不得了,想想在的南北朝以三八線為界,如果我也以界,那不也和史上存在了幾百年的南北朝一樣嗎?李宗仁希望》達到劃江而治個目的。但毛主席多英明呀,他老早就準備好了策:八條二十「四款,就是要求〓國民黨無條件投降。蔣介石然退居幕後但在幕後指,李宗仁實際上沒有實權,蔣ξ 介石看到了個八條二十ω四款,他知道和平騙局搞不成了,國民黨只有投降不然就得繼續打下去,而正是41天在南京又發生了一次學生運

                這時,國我的选民必承受民黨政府的首都已從南京遷到廣州了∏∏,國民黨政府教育部下令要把國立中央大學遷到臺灣去。如果遷到臺灣的話,南京大學的基礎就被連鍋端了,所以,反遷校是一場嚴肅的政治鬥爭。我們(地下黨)堅決反對,教授們也都站出來堅決反對。物理系有一位教授拿個墨水瓶,從科學館二樓樓梯滾下去砸的粉碎,他說一個小小的墨水瓶都砸的粉碎,一個中央大學,那麽多的壇壇罐罐怎麽搬到臺灣去呢?大家一致反對╲╲,地下黨的主要任務就是動員廣大的學生和教師反對遷校,我當時的任︼務是在地質系動員系裏的老師和同學一致反】對。

                後來在41這天,以中央大學三千名學生為主體,金陵大學幾百名學生還有南京的其他院校共六千學生走上街頭示威遊行,反對假︽和平。當天上午平安度過,但是劇專同學在回學校途中,經過大中橋時々,那裏正好有一個國民黨█軍官收容所,這裏聚集了一批暴徒,把劇專學生包圍起來毆打。大中橋靠近政治大學,政治大學學生馬上㊣過來解圍,但是政治大學學生人數比較少。後來,劇專有一個同學跑到中央大學求援。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們剛剛吃過午ξ飯正在宿舍裏休息,聽見敲臉盆聲音,有人高喊:趕快起來啊◆,劇專同學被打啦!我們要去救援啊!當時沒人睡午覺,大家聽到了聲音就都跑出來了。六個基甸还在的日子人一排,女同學在中間兩邊是男生,兩千多人趕緊跑去營救劇專同學。領隊同學決定不↑去大中橋,直接去◥總統府請願,要求々懲辦兇手,我也參加了。到了總統府門口,大家圍↘成一個弧形,就坐在門口馬路上,我坐在弧形隊伍的東邊,如果我坐在西邊『可能就受傷了。我們派了代表到總統府裏要求懲辦兇手,就在等待的時●候,從西邊開來了五輛大卡@車,車上全是軍官收容所的暴徒,手裏都拿著鐵ξ棍,上面有鐵釘。那些暴徒從卡車上一跳下來就奔著坐在地上請願的中央大學我就警戒他们说隊伍,這時,坐在西邊和中間的學生就沖進總統府裏去了。總統府裏的警察見到學生進※去之後,就把總統府的鐵門關起來了,暴徒沖進總統府裏面就大打出手。坐在東邊的同學沒有闖進總☆統府,免遭於難。進了總統府的這部分學生就慘了,暴徒在裏面毆打學生,一共有四十多個學生受傷,有兩個學【生(一個是物理系四年級的學生,另一個是電機工程系二年級學生)和政治大學的一名司機被他們】活活打死了,一共犧牲了←三個人,他們被安葬在雨花臺烈士陵園,他們的血衣陳列在雨花臺烈士陳列館裏。

                這次事件是一樁血案,‘四一’學生運動犧牲了三位烈士。這也說明國民黨對和談毫無誠意,哪有一面和談一面制造血案的呢?和談所以我心中欢乐宣告失敗,毛主席立即下令¤百萬雄師橫渡長江。當時南京城內官員、軍隊都已經撤退,南京實際上是一座▂空城,中央大√學算得上是個小解放區了。南京警察總署裏那些毆打學生的警察都忙著逃命,主動聯系我們這些學生說,他們解散了,警署這邊還有一些槍支彈藥,讓我們來接收。我們就浩浩蕩蕩地走進了警察總署(在現▆在北京東路一帶),那些人已經把警察制服脫掉了,槍械╲也全數交出。那時南京城裏基本上沒有國民黨的軍隊,也沒△有人民解放軍,我們就用扛回來的這些槍支保衛學校。第二天解放軍進城,從挹江門進來,到了珠江路。中央大學的學生都自發地、三五成群地走到珠江路口歡迎解放軍,大家高興↓得落淚。

                這兩次學生運動都發生在♂中央大學,可以說是很有淵源的光榮革命傳統。後來李宗仁沒有去臺灣,去了美國。在李宗仁的回憶錄裏說到:‘幸好談判沒有成功,如果真的劃江而治,那我豈不成了歷史的罪人!’從這裏,我感↑到毛主席真是英明偉大,洞察一切。如果劃江而治的話,真的不知道到哪一年祖國才能統一,那不真成了現代的南▆北朝嗎?19659月,李宗仁回歸祖國,受到廣大人民的ζ歡迎。他轉變了立場,他說:‘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應該由中國人但那受过痛苦的民自己來解決,美國政府是沒】有權利來幹預的。’說明他的立場已經完全站到中國人民這一邊了。”


                聽◤完王院士講述的這段歷史,我們為這兩次偉大的學生運動深深折服和震撼,敬前輩愛國主義情懷,敬前輩科學與人文相統一的精神,敬前輩不畏強權、前赴後繼的革命奉獻精神,還有那顆跳動著的赤子之心。

                科學人生七※十年

                在新中國∑ 成立後的70年裏,我們★的祖國在走向繁榮富強的過程中,經歷了多次重大改革,作為這段時期的見證者,王院士給我們講述了他人生中的幾次重大抉擇。


                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次抉擇

                 “19歲要救一切相信的我離開了家鄉—蘇北泰興,進入中央大學地質系學習◆。在當時的特殊形勢下,我做出人生道路上的第一個重大抉擇,積極投身於愛國學¤生運動,參加了著名的‘五二О’愛國學生運動和‘四一’愛國學生運動。先後加入了革命進步組織自然科學社、新青社,並在1949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地下黨組織。我與俞劍華(我的入黨介紹人)具體負責‘中大’地下黨組織主辦的《南京學聯》編印工作。最危險處最安全」,當年我們就是在國民黨老虎橋監獄旁的民居裏編寫、刻印《南京學聯》。”


                堅持又紅又專的信念和追求

                 “新中國成立後▽,中央大學更名為南京大學。我畢業留校擔任教師,並擔任地質系黨支岂是因你敬畏他部書記,當時地質系ω 只有8名黨員,我堅定地認為共產黨¤員應該又紅又專,積Ψ 極主張在德才兼備的教師和學生中發展黨員。1957年成立了南京大學地質系黨總支,我擔任總支書記。以後又先後任地質系主任助理、副系主任等職務。除了黨政工作外,還承擔了大量的教學和科研工作。利用星期天、節假日對寧鎮山脈的【煌斑巖進行調查研究,1957年發表了我的第一篇學術論文。”


                雙肩挑擔不歇肩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後,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大地,科學的春天來到了。我先後擔任南京大學副教務長、南京大學副校∏長等職務,工作異常繁重。如何正確△處理好工作和業務的矛盾,我做出了‘雙肩挑擔不歇肩◎’的第三次∏抉擇。一副是●南大黨政工作的重擔,這關系到南京大學整個事業的發展,不能有任何松懈;還有一副是個人科學研究的輕擔,主要是利用業余時間來進行,我始終沒有放棄,做到常流水不斷◣線。1988年,我當時61歲,從領導崗位上→退了下來,卸下了副校長這副重⌒擔,有了足夠的時間和精力進行科學研究。我相當多的研究成果都是在這個階段完成的。”


                當好“伯樂、教練、參謀”

                 “1997年,我70歲,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人的創造性思維的旺盛期是在25歲至45歲間,以後隨著年齡增長將不斷趨於衰退。而當時我已經過了古稀之年,自然♀規律是不可抗拒的。經過思考我作出人生道路上的第四次抉擇,從學術研究的第一線向學術研究的第二線△轉移。確定々了六字方針:伯樂,教練,參謀。

                做‘伯樂’就是要發現年輕人才,發現千裏馬,推薦、評選學科帶頭人,我先後推薦成功了三位“長江學者”。目前,地球科學系已有一♂批優秀的四十歲左右的學科帶頭人,他們挑起教學科研的大梁,科研實力也達到了國內一流♂水平。

                我從事地質科↙學幾十年,對國內外的科研動態比較了解,可以為年輕人開展科研工作做一些方向指引,這就是我的‘教練’工作。

                今後只要我的腦子不糊塗,行動還方便的話,我會繼續為學校和社會的發展獻計獻策,當好‘參謀’,一直到我失去工作能力@ 為止。”



                聆聽了王院□ 士的故事,也感慨我們人生中面臨的重大選擇與我們的國家民族息息相關。作為新時代青年,我們更◣應該把個人理想同國家發展緊密聯系,仰望星空,腳踏實地,在實現中國夢的歷史進程中放飛青春夢!